2022-06-06

百亿新能源发电补贴是庞氏骗局?真相其实是

返回

发布时间:2022-06-06 15:08:56 来源:五大联赛买球平台 作者:五大联赛买球


  近日,一则题为《新能源发电或已成为集体骗局百亿财政补贴打水漂》(下附文)的互联网文章将新能源发电行业推上风口浪尖。该文称,新能源发电正演变为获取财政补贴和投资人资金的骗局。

  2016年,新能源汽车骗补事件发生对依靠补贴发展的整个新能源产业带来严重负面影响。新能源发电在遭遇“弃风、弃光”部分设备停摆的同时,是否与新能源汽车一样在骗取国家补贴受到社会关注。

  与新能源汽车类似,由于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发电成本高于火电、水电等传统能源。为推动整个产业发展,国家在其发展初期都给予一定的补贴支持。

  与新能源汽车不同的是,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发电早已是按照发电量进行补贴,曾经因补贴发电设备造成的骗补早已成为历史。当前的新能源发电补贴模式并未造成“百亿财政补贴打水漂”。

  随着新能源发电成本的迅速下降,“十三五”期间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发电补贴将逐步减少,未来3-5年,中国风电和光伏都有望彻底脱离补贴。

  相比其他传统能源,光伏、风电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发电过程几乎不产生污染物,是未来最佳的能源形式。大规模发展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发电已经成为全球各国的共同选择。

  大气污染防治大背景下,中国对能源的清洁化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倒逼能源走更清洁化的发展道路,发展风电、光伏是必然的路径。

  风电、光伏等新能源发电成本高于传统能源,在其发展初期,进行一定补贴,也非中国特有。

  德国是全球第一个对光伏发电提供补贴的国家。通过产业政策支撑,德国在自然光照资源有限的情况下,光伏产业快速发展,装机容量超过40吉瓦。在技术进步及市场竞争的推动下,德国光伏电价已迅速下降,实现平价上网。美国、日本、印度乃至非洲国家同样纷纷为光伏、风电制定各种支持政策,以争取早日实现平价上网。

  在中国,根据2006年实施的《可再生能源法》,国家鼓励和支持可再生能源并网发电,将可再生能源的开发利用列为能源发展的优先领域,并设立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用以支付补贴。

  依据《可再生能源法》和《价格法》,2006年1月,国家发改委印发《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和费用分摊管理试行办法》,提出可再生能源发电价格实行政府定价和政府指导价两种形式。

  此后,国家发改委在2009年和2013年分别出台《关于完善风力发电上网电价政策的通知》、《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对风电和光伏补贴政策进行明确。

  在补贴政策的推动下,中国风电和光伏产业实现快速发展。截至2016年底,中国风电和光伏装机量分别达到1.49亿千瓦和7742万千瓦,累计装机容量双双位列全球第一。风电、光伏已成为中国能源结构调整的重要力量。

  中国光伏、风电装备制造领域,凭借技术引进,创新驱动,已经实现中国引领,成为可以同步参与国际竞争并保持领先水平的实体产业。在2016年,晶科能源控股有限公司、新疆金风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风科技”)已经分别成为全球最大的光伏和风电制造企业。

  值得一提的是,在补贴推动下,风电、光伏产业迅速发展的同时,成本快速下降。以光伏发电主要装备光伏组件为例,当前每瓦约3元左右,仅为十年前的十分之一。风电装机成本同样比2010年下降了约30%。

  光伏上网电价已经由2013年的最低0.9元/千瓦时降低至目前的0.65元/千瓦时,低于工商业用户电价。风电上网电价依据成本变化情况,实现了同步下调,目前最低仅0.47元/千瓦时,接近全国居民用户电价。

  中国光伏行业协会预测称,到2020年,光伏发电价格可在2016年基础上再下降50%。而在2018年,风电最低上网电价将降低至0.4元/千瓦时,接近火电成本。

  根据2016年底发布的《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到2020年,风电与煤电上网电价基本相当;光伏发电力争实现用户侧平价上网。换句线年风电将不再需要补贴,而光伏对补贴的依赖程度也将大幅下降,预计到2022年,光伏也将彻底不再需要补贴。

  在新能源发电领域骗补确实曾有发生。2009年7月,财政部、科技部、国家能源局联合发布《关于实施金太阳示范工程的通知》,决定采取财政补助、科技支持和市场拉动方式,加快国内光伏发电的产业化和规模化发展,并计划在2-3年内,采取财政补助方式支持不低于500兆瓦的光伏发电示范项目。

  按照规定,由财政部、科技部、国家能源局根据技术先进程度、市场发展状况等确定各类示范项目的单位投资补助上限。并网光伏发电项目按光伏发电系统及其配套输配电工程总投资的50%给予补助,偏远无电地区独立光伏发电系统按总投资的70%给予补助。

  “金太阳示范工程”项目采用了被业界所熟知的“事前补贴”方式,即项目投资方拿到项目批复,建设项目即可拿到补贴,而不考虑具体的应用发电效果。最终出现项目建设为了获得补贴,事实上并未正真投入发电或者以次充好等骗补行为。

  “金太阳示范工程”经过近四年的发展,一系列问题被监管部门重视,2013年3月财政部决定不再对“金太阳示范工程”进行新增申请审批。

  当年8月,国家发改委出台《关于发挥价格杠杆作用促进光伏产业健康发展的通知》明确根据各地太阳能资源条件和建设成本,将全国分为三类太阳能资源区,制定相应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光伏电站标杆上网电价高出当地脱硫燃煤机组标杆上网电价的部分,通过可再生能源发展基金予以补贴。

  这一政策出台,将过去补贴光伏发电项目建设费用改为补贴发电量。发多少电,能拿到多少补贴,而发电量由电网企业核定,骗补问题被彻底避免。

  对于风电,从特许权招标到标杆上网电价,电价政策在变化,但一直以实际发电量作为补贴发放的依据,并未发生骗补行为。时至今日,国家对于风电和光伏的扶持政策不断调整完善,但补贴一直按照发电量进行,新能源发电骗补早已经成为历史。

  近年来,中国光伏、风电等新能源发电装机容量迅速增加,在西北、华北、东北等新能源资源密集区,出现了较为严重的“弃风、弃光”现象。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包括几个方面。

  首先,造成弃光、弃风有一定客观因素。我国能源供应和能源需求呈逆向分布,西北部风、光资源充足,近年来发展了大量的风电、光伏,而电力需求却在东南沿海城市。新能源快速发展与当地电力需求增长不能匹配,同时跨省远距离输电通道建设严重滞后。

  其次,弃风、弃光与风电、光伏自身运行特性有关。众所周知,风具有间歇性,而光的照射强度也随着时间和天气状况变化,这些因素都决定着风电、光伏发电不能保持恒定。但是对于电力系统而言,时刻需要保持供需平衡,在当前电网调峰能力有限的情况下,出现阶段性弃风、弃光难以避免。

  此外,在部分地区,由于吸引投资、补贴刺激,圈占资源等多种原因,近年来风电、光伏发展缺乏规划,盲目发展,也是造成弃风、弃光严重的重要原因。

  解决弃风、弃光问题,首先要解决布局问题。在弃风、弃光严重地区,应该立刻停止上马新的风电、光伏等新能源项目;引导风电、光伏向南发展,靠近需求端。《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已经明确提出,鼓励发展分布式光伏并支持在中东部地区建设微风风电和海上风电项目。这些举措一方面能够保持中国新能源产业稳定发展,另一方面化解消纳难题。

  对于西北、华北、东北等“三北”等当前严重弃风、弃光的地区,在停止新建项目的同时,应当加快新能源电力外送通道和抽水蓄能等配套调峰能力建设,同时引导部分能耗较高的产业配套布局,促进新能源本地消纳。

  必须强调的是,风电、光伏一经建设,后续投入较小,边际成本很小。弃风、弃光一定程度影响了部分项目的收益,但均在投资者预见范围内。

  可以佐证的事例是,近期发布的2016年度业绩预报显示,27家A股上市光伏企业,90%以上实现盈利,其中西安隆基硅材料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隆基股份”)、东方日升新能源股份有限公司等龙头企业净利润同比增长率超过100%。仅隆基股份一家企业在2016年就实现净利润超过14亿元。

  风电同样不例外,龙头企业金风科技2016年业绩预报显示,预计在2016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超过28亿元。而天顺风能(苏州)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泰胜风能装备股份有限公司等风电装备企业同样实现净利润增长。其中,天顺风能实现净利润超过4亿元;泰胜风能净利润超过2亿元。

  除装备企业之外,新能源发电企业同样效益可观。中国风电装机量最大的企业龙源电力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虽受弃风限电困扰,但其2016年上半年的净利润为23.64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7.2%。以投资光伏电站为主业的江山控股有限公司,2016年上半年电力销售收入2.1亿,同比增长352.1%。

  对于在西部地区出现的阶段性“弃风限电、弃光限电”问题。国家能源局已经明确在“十三五”期间实施可再生能源发电全额保障性收购制度,保证风电、光伏发电最低年利用小时数,减少弃光、弃风。据业内测算,以目前的建设成本和上网电价,投资风电、光伏10年左右即可收回成本,而发电设备设计寿命整体超过20年,投资收益率远超火电。

  2016年底,国家发改委发布《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提出到2020年全国风电装机将达到2.1亿千瓦以上,光伏发电装机达到1.1亿千瓦以上。可以预见,“十三五”期间风电、光伏等新能源产业仍将快速发展。

  近年来,中国的新能源发电装机容量增长迅猛,风电装机容量更是接近全球三分之一。但是大量耗费巨资建成的设备却成了摆设,既没有产生更清洁的电力也没有给投资人带来回报。靠财政补贴催生的新能源发电成了一场骗局。

  从全球风能理事会发布的数据可以作为参照。2015年中国风电累计装机容量占全球市场的比重高达33.6%;而美国的这一数字仅为17.2%。

  国家能源局发布的数据显示,2016年中国累计风电装机容量达1.49亿千瓦,同比增长13.2%;风电装机容量占中国全部发电装机容量的比重已高达9%。

  但这只是数字而已,巨资兴建的发电设备并没有转化成真正的发电量,被大量闲置。一组统计数字触目惊心:

  2016年中国风电发电量为2410亿千瓦,仅占全部发电量的4%,全年弃风电量高达497亿千瓦时。风电大省甘肃的弃风率高达43%,另一风电大省新疆的弃风率也高达39%。

  新华社旗下的《经济参考报》曾报道,装机容量达107万千瓦的甘肃中电酒泉风力发电公司,2016年弃风率高达54%。甚至某个20万千瓦的风电场,只发了1万千瓦的电。

  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6年底,中国并网太阳能发电累计装机容量7742万千瓦,同比大增81.6%。与此同时,并网太阳能发电设备利用小时数为1125小时,同比下降99小时,降幅比上年扩大88小时。据报道,甘肃一家达150兆瓦光伏装机企业,2016年近70%的装机在闲置,是弃光最多的一年。

  2016年中国并网发电累计装机容量之所以暴增八成,与补贴政策调整不无关系。

  2015年12月底,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如未能于2016年6月30日前完成并网发电的光伏发电项目,将执行新的电价标准。

  2016年上半年,中国出现太阳能光伏设备抢装潮。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数据,2016年上半年,中国新增光伏装机规模超过20吉瓦,比上年猛增159.74%。下图为面包财经根据国家发改委数据绘制的中国光伏电站并网容量:

  快速增加的并网光伏发电瞄准的是国家的补助政策。2015年底,国家发改委公布的全国光伏发电上网标杆电价表显示,一至三类资源区的光伏上网标杆电价分别为0.8、0.88和0.98元/千瓦时。这样的上网电价甚至高于绝大部分地区的居民用电价格。

  巨额的补贴已经造成了沉重财政负担。国家能源局一位副局长曾公开表示:2016年上半年,中国可再生能源补贴缺口达550亿元,决策部门有极大的压力。

  新能源发电领域也是投资者的一场大灾难。在甘肃酒泉风电基地,居高不下的弃风率,使得当地所有的风电企业无一例外地陷入生产经营困境。购买风电和太阳能上市公司股票是无数投资人的噩梦。

  华锐风电:曾为首个海上风电示范项目—上海东海大桥提供全部34台海上风电机组,2016年预计亏损28.81亿元,股价较峰值跌去超过8成。

  无锡尚德:鼎盛时期,其在全球拥有1.1万名员工,曾是全球第三大光伏电池及组件生产商。在2013年3月,宣告破产重组。破产前夕,包括工商银行在内的9家债权银行对其本外币授信已达71亿元;截至当年5月,其债权人多达529家。

  发行价为15美元的无锡尚德股票,2013年底退市时股价已不足1美元,投资者血本无归。

  江西赛维:曾是亚洲最大的太阳能多晶硅片生产企业,2007年市值曾超过70亿美元,2015年江西赛维破产时,市值几乎清零,投资者血本无归。国开行、中行等多家银行持有江西赛维的债权高达270亿元。

  给股东分红在太阳能行业是一个极其罕见的超低概率事件。除了高管的巨额薪酬外,在获取巨额的财政补贴之后,风电和太阳能企业,真正为投资者创造过什么价值吗?

  全社会的发电能力早已过剩。据中电联数据:2016年底中国全口径发电装机容量16.5亿千瓦,同比增长8.2%;但全社会用电量同比仅增长5.0%。

  这直接导致2016年中国6000千瓦及以上电厂的发电设备平均利用小时数同比降低203小时,仅为3785小时,是1964年以来的最低水平。

  但即便如此,中国新能源发电仍在。2017年年初,国家能源局发布的《可再生能源发展“十三五”规划》中提出,2020年全国风电装机将达到2.1亿千瓦以上,年均新增约1600万千瓦,光伏发电装机要达到1.1亿千瓦以上。

  中国新能源发电仍在高歌猛进,但补助最终的负担则会落到国人头上。此前,曾有政协委员建议,提高可再生能源电价的附加水平,保证全部电量足额征收,用来补贴新能源发电。

  新能源发电真的环保吗?也许是的。但是耗费纳税人和投资者无数资金兴建起的这些昂贵摆设,隐隐透着庞氏骗局的味道。


TAG标签耗时:0.0024280548095703 秒